启爸扯闲条

2012-5-1

2012 5月1日
时间:2012/5/1(周2)00:05|作者:启爸|分类:扯闲条
    以宁老爷子17岁的时候,写过一首宋词――《相见欢》。我18岁,师范校刚毕业那会儿初次读到,喜欢得不得了,特别是“蚕豆花开一路水乡春”一句,以至于回老家,每每看见蚕豆花开,总忍不住想起它。

    桨声篙影波纹,石桥墩,蚕豆花开一路水乡春。

    长跳板,小河岸,洗衣人,绿裤红衫都道是新婚。

        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59405.htm

       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pko70

        想起一句话:要把自己的娃培养成一个有经济头脑的文化人,一个有文化修养的经济人(岳先生说的)。

        又忆起《教师之友》2001年有一期,说张五常教授的中学演讲录,想来很值得思考:

:我妈妈说我是1935年12月出生的,但我姐姐说我是1936年出生的,我想可能是1935年的机会大点。我三岁开始读一年级,是太小了一点,升不了级,就留级。后来日本人占领香港,逃难到大陆,大概是6岁左右。我妈妈认为我应该读书,走到哪有什么学校就进去了,那时是不讲年龄的,什么地方有书读,哪个班有位子就念哪一班。在一个地方是念小四,跟着跳上中一,又跌落小三。有一年时间在广西,饭都没的吃,当然书也没的读。
后来到了佛山华英中学,9岁左右,老师问你最高读几年级?我说初一,就考初一,不及格,就读小六,读了一年毕不了业,那就试试中一吧,读了一年,又升不了学。看来读中一不行,学校又叫我读小六。读完又毕不了业。1948年回香港,我爸爸收到华英校长的信,说你这个儿子没什么希望了,不要令我们难做,别回来了。我爸爸念给我听,说你知不知道这就是开除学籍?我说不知道。
  在香港湾仔书院念书,念第八班,那时12岁左右,留级留了这么多年还是年龄合适的。读第八班又升不了班,……到皇仁书院读书,A到F,最好是A,最差是F,我当然是F。又留了两次级,按照学校规定呢,就要开除,这是我第二次被踢出校门。后来就没读中学了。我是留级专家。 
   1959年我念大学,是23岁,同学是18岁。我比人家大5年。一般来说拿到博士学位后如果做的非常出色,12年后升到正教授。我做正教授是32岁。
  在湾仔书院的时候经常逃课。有一次匆匆忙忙进课室,老师叫我背书,我说我不会背。他说你平时不是背得出吗?我说平时你不是第一个叫我背的。他就叫别的同学先背,那我就背的出了。
  在香港,假如我发问,没教到的题目就问了,那就要罚站,要留堂的。在美国不一样,五、六百人的大教室,发问不用举手,不用站起来,大声叫出来就行了。老师说问的好,你叫什么名字?赶快把我名字抄下来。
  我儿子在美国读经济课程,后来我一看全答错了,但我说一定是A的,因为错得精彩。后来果然是A。这就是美国的教育。
  “也许钓鱼比听古板老师讲课好”
  我中学功课不行,钓鱼,放风筝,下象棋,打乒乓球,弹小鸟,都很厉害。所以我个人认为假如小孩读不成书,没什么问题。我逃学的时候,到一个很荒凉的沙滩钓鱼,那鱼丝是用手扔出去的,扔出去,收回来,收回来,仍出去,扔一天没有鱼,回家骗我妈妈上课去了。每一次扔出鱼丝,心里都充满了希望!这锻炼了我后来做研究的耐心。有一次划着小船去钓鱼,遇到一条30磅重的鱼,我和它在海上斗了3个小时,最后钓上来了,我的手臂都肿了。每天钓,总有机会碰到大鱼的,就象我的《佃农理论》,也算是一条大鱼了。到现在我都不明白,当时是坐在课室听老师讲课好,还是一个人去抛鱼丝好。也许抛鱼丝比坐在课堂听那些古板老师讲课好。所以孟子有一次是对的,不过他通常是错的。他说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。”这是对的,其他都是错的。你一定要有所用心。我跟儿女说,你们玩电子游戏机,有一个问题,无所用心,不需要想象力,按按按就行了。我们做风筝,大风怎么处理,做弹弓,分叉的距离多大,用什么样的橡皮,用什么样的石仔,都要很深研究的。
“有成就感,不一定要是爱因斯坦”
  要有自知之明,有天分没兴趣,或者有兴趣没天分都是不行的。兴趣自己容易知道,天分就要客观一点了。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天分的,就看在哪方面。我小时候打乒乓球,有兴趣,以为自己有天分,碰到个小孩,教他打,3个月之后就不够他打了,而且他赢得很离谱。我就知道我的天分永远比不上他。这个小孩的名字是容国团。
  我离开香港去加拿大前,阿团说,我们做这么多年朋友,我也没钱送给你,我教你怎么发球吧,我自己想出来的。我想我学来干吗呢?可是不好意思不学。第二年,我在加拿大拿了个单打冠军。在加州大学,有一个教授说他经济学厉害过我,我说我厉害过他,结果大家签字,在乒乓球桌上赌胜负,谁赢了,谁的经济学就厉害。结果他输了我十多局,他没一局拿到多过5分。他说,你怎么不去打乒乓球呢?你去争取世界冠军吧。我说你笨死了,我怎么打得过容国团呢?
  打桥牌,下象棋,我有点天分,没兴趣,很少玩。跟高手下棋,输了赢了都整晚睡不着觉,很蠢的,太伤脑子了。
  一个人没有成就感是很大的遗憾,每个人都应该在某方面有些成就感,不一定要成为爱因斯坦。
  “读垃圾书,越读越衰”
  找个好师傅很重要,启发力强的,跟个好老师和看本好书是两回事。学问好是可以看书看来的,跟个好老师可以跟着他想。不能想的,墨守陈规的,就不要跟他了。找一个思考得好,性情和你相近的。阿尔钦跟我近嘛,科斯最跟我近,后来弗里德曼也跟我近嘛。
  要想办法,不要死读书。到一个地方要停下来,想一想。我55岁开始写书法,如果一段时间没有进步,我就要想一想,什么地方不妥了。我大学读书的时候,花时间找书读,多过读书的时间,因为真正值得看的书是很少的。我到处问人,这本书行不行的。找到了普遍受人推崇的书了,我还不马上读,翻一翻,品尝一下。如果是值得读的,你要拼命去念。61、62年的时候,科斯一篇50多页的文章,我整日摆在袋里,会背了还不时拿出来翻翻。你读对了一本书,你就会判若两人,你读那些垃圾书,越读越衰。方法对的话,事半功倍。
  要想有所成就,总有一段时间是非常拼命的,这是无可避免的。你想做学者,大概要三年时间,听不知音,食不知味。我是花了三年时间,带上饼干,几乎睡在图书馆,之后再也不读书了。我不想别人干扰我的思想,我听都不想听。我不是不给他面子,我是想自己思想,你不要骚扰我。
浏览1895 评论0
作者启爸 分类扯闲条
返回
目录
返回
首页
2011年12月30日 标点符号用法 国家标准 《教师专业发展与校本培训》读书笔记

  你怎么看: